Category: 四时八节

原来的房子

 

jiu4

 

  公园的坐椅空荡荡的,孩子们都回家了。

  夜色逐渐将山峦上的树影化为朦胧,路灯刚亮,淡淡的光晕照亮飘落地上的枯枝干叶,没有一个脚步的痕迹。

  你心里有点慌,街道纵横交错,妈妈会走向哪里?

  妈妈七十岁,三年前父亲过世后,妈妈就过来和你同住。没有别的选择,两个姐姐都各有家庭,你是家里唯一的儿子。

  妈妈将原来的房子出租,每个月的租金都交给你的女人,好像付房租似的。

  在这里有地方睡有食物吃,女人对于拿到手的钱,没有不欢迎的,她天天打理一家人的饮食,在固定的时间,把饭菜端上桌。

  你望向弯向山峦的小山径。

  你往那小径走,靠着淡淡的灯光,可以隐约看见路的去向。

  你的锁匙圈上有一支小小的手电筒,这小小的光线必要的时候可以派上用场,所以你不怕山上的黑暗。

  沿着山径往上,树木横生。小径铺着沥青,过去也是条开发过的路,如今变蛮荒。

  走了十来分钟,昏暗的暮色下,妈妈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从那个位置看下去,城市人家的灯火一一与夜色相迎。

  “妈,你怎么在这里?我们都在找你。”

  妈妈看着你,眼里突然冒出眼泪,她用手背拭去,缓慢费力地想从石块站起来。你过去扶她,她必然坐在那里很久了,身体都坐僵了。

  你手臂用了很大力气才将她整个身子提起来,你没想到,妈妈的身体竟这么重。

  “妈,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记忆中,你没有看过母亲掉眼泪,一次都没有。

  妈妈以最缓慢的步伐移动脚步,走了一小段下山的路,脚步才灵活起来。

  你等她走路平稳了,又说:“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这条路不好走,晚上也没灯,很危险。”

  下到公园,妈妈说:“孩子,我可以回到我原来的房子住吗?”

  旧房子?刚才出门找妈妈前,你先到妈妈的房间查看。

  棉被折得方方正正,桌上的用品一如她入住时摆在应有的位置,皮包也搁在柜子的底层,确实不像原来的房子了。

  “自己住那里,没有照顾,我们也请不起人照顾你。你住这里我每天可以看到,不是很好吗?”

  “你有你的生活,我习惯我的地方,让我回去啊!”

  你知道没有答案。如果妈妈回到原来的住处,女人不但少了房租收入,还要贴钱给妈妈当生活费,你知道做不到。

  你低下了头,地面布满了土坑。

  带妈妈回家后,饭桌上,女人对妈妈说:“妈,你这样不行啊,如果你走丢了,我们怎么跟两位姐姐交待,你儿子也不要做人了。妈,以后散步就在小区走,不能再远了。”

  妈妈没有回答,她默默地用餐。

  饭后,妈妈也没有看电视。

  厨房的清洗工作都停歇下来后,家里安静得像没人住。

 

jiu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