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歇无声

 

sheng2

 

  直到出租车消失于街角,我才转身离开。

  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当然也没想问。

  我知道他的公司所在,他的住所也很好找,但我也没再去。一旦触及了内在,即使只是一些些,于我都是某种负担了。

  你呢?我在你年轻时的城。我不想复制你的流离命运。

  我看看表,决定去看场日间电影。

  我想起以前我常一个人看电影的时光。

  我很喜欢走进电影院,而我从不排队买票。要是遇到热门电影,我是那种宁可向黄牛党买贵一点的票而一点也无法忍受排队的人。

  很多年没有一个人走进黑暗,吃爆米花喝可乐地观看他者的人生了。

  电影院外有许多徘徊的男生,他们晃荡到我身边,轻声说可以陪我看电影。我摆摆手微笑不语,仅用手指比了一,意思是别吵,我只想一个人。

  屏幕正播着一部说着意大利语的电影,中途却断片换成情色电影。这时跑进很多男男女女,我却在那时候从后门离开了。

  后门窄巷正有个小孩烧着蜂窝炉,鼻涕还挂着,黑得像炭。

  走出窄巷,阳光露脸,从黑暗里走出白亮亮的地域,像是鬼魅亟欲取暖,我的眼睛不禁眯了起来。我把电影票根撕成小小的碎片,握在掌中。

  走到河边,看见潮水滚滚。

  我张开紧握的手掌,看着如雪花如蝶影的碎片随风飞扬,飞到情侣脚边,电线杆上,绿化树里……一个乞讨者的碗里。

  我微笑着,任潮水般的人群与我错身再错身。

  漫步回酒店,扭开水柱淋浴,洗好澡,泡杯乌龙茶喝,并在这个我待了许久的房间的每个角落蹭一蹭,窝一窝,躺在白色的床单上发呆一阵。

  然后我才提着一个简便的手提包,扣上那拉开不知道几十回的门。

  我留下的,只有一张收据。

  那天,我和他和衣躺下。他起身坐起来,将手伸近伸远地打量着我送他的表,那喜悦的表情如此熟悉。

  我送他东西不是为了买他的心,而是为了让自己转身容易。

  你呢?不爱了,当然就容易转身。

  站在路边等车,他年轻鲜嫩,像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的吸引人模样。我给他一个紧紧的拥抱,他挣扎着,笑说别人看到不好。我心里想,不抱你以后会后悔呢。

  挥手道别,我看到他刻意举起左手,亮晃着腕上我送他的表。

  时间滴答滴答,孩子好打发。

  我这一生可以给人的东西都是物质,除了物质的赠与,我一无所有。

  我有很多的孩子,我有很多的男人,我有很多的钱财,但很多也等于没有。

  很多也等于没有。

  转瞬间已是曾经。

  我走出酒店,初春的斜阳打在嫩叶上,浅黄色的余光筛漏在发型屋里一张刮着胡子的脸上。

  一张极其舒适的脸。

  我不由想起他有一次对我做鬼脸的顽皮小脸,还有他常因为我无法承诺他而流下的眼泪。

  我最怕男孩的眼泪,这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渣男。

  但其实,我也想潸然流泪啊。

  我也曾潸然流泪。

  你呢?我走在你年轻的城。我找不到你。

  走着,走着,我心里忽然浮现一种少有的感伤。

  这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的城市就像是青春消逝的通道,他让许多人踏上,然后离开。你离开后,我见过遇过无数无数的陌生男子,但这一次却隐隐有种莫名的痛感,难受着。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黄昏的空气回荡着钟声余音。

  我抬眼寻声。他呢?

  每个地域每个年代都有过他这样的男孩。

  当然,每个地域每个年代也都有过我这样的男子。

  你呢?我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

  很静,很静,少有的平静像是海啸过后的那种寂静。

  钟歇无声。

 

sheng1

 

共有 0 条评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