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遗

 

 meng3

 

  昨晚做了一个梦,让我害怕、鸡冻、刺激。

  我要趁这个梦还没忘记,赶紧写下来。

  大家都知道香港是一个高消费的城市,几乎什么都贵。最贵的是人力,理个发少于60元根本下不来。

  我摸了摸头,最近头发长长了,确实该理啦。

  于是,满大街游荡,找理发店。我记得,出来的时候明明是清晨,为什么现在天边泛起火烧云?

  远远看见前面有座小山丘,上面有个屋子,看不清它的招牌,但旁边有两个理发店专用的彩灯!

  嗯,应该是理发的,走去看看吧,我寻思着。

  明明近在眼前的小店,脚下的路却越走越长。

  走了很久,很久……终于到了,哎哟,这家店很火么,排队都排到店外面了。

  一走进屋子,一个小姑娘,丰乳肥臀的。她一个劲问我,“先生来理发吗?先生来理发吗?……”我,嗯了一声。

  “我们这里理发0.4元,很便宜的。”卧槽!这也太便宜了吧!当场,我就受到了惊吓,愣在那里。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这屋里有两波排队的。

  一波是男人(你没看错,都是男人),超多排着(普通理发0.4元)。另外一波(精剪15元),就两三个人,但看不清是男还是女。

  我想15元也不算贵,况且我也不想排队,就说:“老板,我要去精剪。”

  丰乳肥臀的女老板(服务员?)笑嘻嘻地说:“好啊,那客官请先交钱吧。”于是我掏出钱包。

  一打开,当时就五雷轰顶了,我记得里面明明有80元,现在怎么一分钱都没有了?

  等等,在一个夹层里发现了一个5毛的钢蹦!

  尼玛!这是逼我选择排大队吗?唉,只能这样了,头发痒痒的,真的好想理发。

  于是,我给了老板娘五毛钱,她却找了十块!我瞬间心情好了,感觉赚到了。

  我插进了队伍。

  尼玛,这前后左右都是白花花的男人肉肉啊!大家来理个发,怎么都不穿上衣啊?这大胸肌,这大乳头,看得我脸红心跳的,小鹿乱撞。

  突然,我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老板娘说东北话?这不是在香港吗?为什么排队的都是猛男壮汉?

  没等我想明白,就被后面的男人推进了理发的小黑屋。

  一进小黑屋,我立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周围有十多条光柱,每条光柱下面站着一个男人。他们都正在淋浴。

  没错!那光柱就是一盏小灯,下面是花洒头。

  他们正忘我地揉捏着自己的乳头和抚摸着健壮的躯体,享受着水流的滋润,四周呻吟声连连。

  我本能往下看,每个**都好大好粗,屁股也好翘。

  哎?等等,进来之前猛男不都穿裤子么,怎么?

  咦!怎么我现在也全裸?

  “啊~”,羞死人了!我失控尖叫了一声。

  大家被我的尖叫声一下子愣住,然后齐刷刷地看向我。

  全场静的出奇,只能听到水流的哗哗声。他们的眼神裸露着震惊、猥琐、暴虐、淫荡。

  有的男人一边看着我,一边舔着舌头,一边摸着**。而我则羞愧难当,用双手捂住我的**。

  “你是新来的?”突然一声浑厚大气的爷们嗓音,打破了这尴尬的寂静。

  我望向声音的源头,只见这十多条光柱围绕着一个更巨大的光线。上面不是小小的灯泡,而是无影灯。

  没错!就是手术室里的无影灯,可以把周围照得真真切切。

  而我这时目光如炬,也死盯着这个说话的爷们。

  他全身黝黑而健美,两坨胸肌一上一下有规律地律动着,仿佛在跟我打招呼。这致命的吸引力让我直咽口水。

  我情不自禁地往下看。

  “啊~”一声,我眼前一亮。裤子不是还穿着吗?裤档咋湿了一大片?

  唉~,呵呵,你猜得没错,我从梦中惊醒了。

  呵呵,我还是赶紧去洗手间吧。

 

meng2

 

共有 0 条评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