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后烟

 

 yan2

 

  夜色莫名,远山浓墨。

  松懈而平静的心情。

  你站在阳台抽烟。

  刚才如此真实而色情的上演,你觉得很好;但也有一种苍茫,类似一点点,可以说是死亡吗的气氛掺和着。

  你还想到自己是不是受毛片影响太深。

  那种模仿健康吗?很健康,你告诉自己。

  因为你,是通过各种各样的因素所汇聚影响下的结果。

  毛片只是影响你的大千世界的一部分。

  通过这些所有的影响,你还是找得到你,不经刻意。

  至少,你认为自己比毛片更传神。

  那是因为,你如此钟爱女人,也爱所有因素所形成的她们;哪怕你也只能爱一瞬;而你自己的价值也只够被人好感于一瞬。

  况且,毛片无法使人闻到女人的体香,也仅有少数毛片,能活生生把人拉进大色大香的混沌宇宙中。

  那你呢?

  性是属于洪荒的,初始的原力。

  而艺术则是通向未来。

  此刻,你让夜空和夜山洗涤自己,这就是艺术经验的一种启蒙。

  而创作则是另一种艺术探索,是你将脸转离远山时,依然保持一定的自觉和净化。

  明灭中,香烟袅散。

  或许,性也没伟大到,可以对人类实体生命促进死亡进行哀怜,或能激起、撩起形而上死亡的一种奋斗和超脱的欣与欢。

  性的死亡气质,或者只不过是可惜自己怎不早几年就开始性经验。

  至少,可以有多一点的性经验,无论人次或多人等多重质与量,并也称喜自己横竖今晚干到脚软而知足。

  性,或许与死亡和贪婪无关,只是生命身体的一种感应和感触。

  这是很自我的,也只能自我,而不是唱高调,我交融了你的心,怜悯了眼前人。

  那么动物又怎样看待或体验它呢?

  疼一个人是美好的感受,动物也有的,不比人少。

  兽也疼兽,禽也疼禽。

  精神病者或弱智儿童也会。

  各种不同的人类和动物也会互疼起来,哪怕不再是爱情或性交。

  越扯越远了。

  捏熄烟头。你静默莫名。

  或许,这就像那个老笑话。

  A与B在酒吧相遇。

  A哀怨自己两年没做爱,B听了大笑,说我五年没做。

  A问那你还笑。B说但我刚刚做了。

  终究,笑话不会告诉你明天该怎么办,否则那也就不是笑话了。

 

 yan3

 

共有 0 条评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