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幕

 

 tui5

 

  一切怎么变得如此荒谬?

  你一直祈祷他能对你放弃希望,但事与愿违。理由说尽、借口用罄,谎言无以为继的那天还是到来,终究还是要走到这田地。

  “都忙完了吗?明天中午一起吃个午饭吧?”面对电话里他依旧兴高采烈地问,你只好疲惫地、沮丧地、缴械投降地答应了。

  “要吃什么?”你问,但他好像早就习惯你的拒绝,还傻愣一时,才反应过来。“嘿,不知道耶,哈哈。”那仿佛事不关己的语气刺入耳膜,顿时,你心中灰暗的失望转成明锐的愤怒。

  你努力克制情绪,保持理智地讨论,最后才约定了地点。可是,并非那里的餐厅值得一试,只是因为他之后还要拜访其他“客户”,交通比较方便。

  挂上电话,你感觉自己被人戏弄了。之前的那些担忧、失落、内心煎熬、复杂苦楚再次涌现。

  他和你是同学,学生时期曾经共同经历过一些事情。长大后,虽然表面上看似走入了岔路的两端,却依旧彼此惦记,在一些重要的时节,总不忘互相捎些问候。

  最近半年,他突然经常联系你。起初,他频频传送手机问候信息,你礼貌回应,但追问有无要事,又没了下文。过了几天,他便开始积极邀约,吃饭逛街看电影,但你那时确实很忙,只能不好意思地推辞。

  直到某次,电话里他说出了“对友谊总是要多投资一点嘛”,还是类似的话,你没听清楚,也可能是突然听到这话时的震撼而无心听清。那一刻,你感觉,有些东西真的改变了。

  后来,听到了“理财专员”“业务”这两个你不确知的名词,指涉同一个陌生的职业,仿佛隐约暗示着什么。唉,你实在不敢多想。

  对于他口中不时透露出的那个你一无所知也不愿深究的陌生世界,面对他话里某些藏得深不见底却未明说的动机,你感觉自己实在做不到,只能搬出所有理由,尽量拖延时间,不见他一面。

  直到某天,你正努力挤出婉拒的说词,脑海突然再次晃过昔日那些相处的画面,共同的时光。

  深夜坐在校园里天南地北聊着,聊童年,聊兴趣,聊家人,聊学校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就是不聊功课,聊以后长大要变成怎样的人,还有那些遥不可及的梦想……

  好荒谬。到底都是为了什么?

  你下定决心,见面时,一定要明明白白拒绝他。不管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都要告诉他,你不喜欢这样。

  于是,隔天当你还在等待着迟到的他时就已经板起脸孔。

  十分钟过后,他匆匆跑来,连忙道歉,你不置一词。到处人挤人,每间餐厅都要等十分钟以后,只好随便选了一家店。两人站在门前沉默无言,你望向他,他却摇头摆脑看向其他地方。

  居然走到这地步呀。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呢?

  服务员带位入座,你的每个脚步都无比沉重,心里酝酿着要直接坦白说出的话语。

  坐定,点完菜,两人视线才有了交集。你鼓起勇气,正要开口,他便抢先唤了你名字。

 tui1

  “唉。跟你说,做了这份工作之后,我才真正理解到人心险恶,看清楚很多人的真面目。”话硬生生被塞回嘴里,你脑中想着自己被摆了一道,却只能顺应搭话。

  一如所料,是他在当了业务员后,身边朋友纷纷躲避,还有人在背后说起坏话。“唉,亏我以前还那么相信他们。”说得你半是尴尬半是庆幸,还好没有抢先说出口,否则不知会怎样难看。

  “又没有逼他们一定要买,我只是抱着一种好东西和好朋友分享的心态。不要就说不要啊。直接一点嘛。干嘛要闹得这么僵?”他继续说,你只好把先前的打算暂往一边放,问起了详细情形。

  接着,餐点到齐,一边吃着,你一边试图分析:“也许,对他们来说,即使你没有逼他们,但是就他们主观的感受来说,无形中会觉得你在拿过去的交情当筹码吧?”

  你赶紧补充,“对,我当然知道你没有那个意思,可是,你也没有一开始就说清楚‘不想要就说不要’吧?”

  他咕哝着,你不留空隙,“所以他们会主观认定你就像是在,呃,威胁。因为他们不知道可以直接拒绝你。他们碍于交情不敢直接拒绝你,可是被你这样逼迫又觉得不开心,最后就把这种情绪转化成其他的行为,比如不理你,比如在背后说坏话。”

  你喝了口水,“可是我觉得,他们并不是打从心底讨厌你,也不是真心想这样的。”如此这般东拉西扯,反复解释,是想藉此把自己的感受委婉传递。

  碗盘中食物渐少,他原先紧皱的眉间也渐渐松缓。

  “好吧,我下次会改进。”“别难过啦,我只是想说,别对他们灰心,也别因为这样心情不好。”“我知道。”

  他说:“但你很厉害喔,怎么这么清楚?”还真是一记不能据实以告的回马枪,你只好敷衍而过。

  谈话结束。看看时间,啊,终于要告一段落。

  “差不多走了吧?”你问。他看看手表,露出前所未见的兴奋表情,“你不赶时间吧?给我最后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就好。”你心想,惨了,之前就说好下午两点之前都有空,而时间还不到一点半,那当然是有空了。

  究竟该答应?还是该像先前一样地拒绝?“你要干嘛?”你畏畏地问。他从公事包里拿出一些纸条、一些卡片,“我们先来玩个游戏。”说着,就把纸条递给你。

  “拿好。你看,纸条上面有刻度对不对?这些刻度就是你的年纪,我们先假设你可以活到一百岁。那你先想一想,你想要工作到几岁呢?几岁想退休?你先想想喔,想好之后先把那一段撕下来给我……”

  你当然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不外乎是用以“游戏”之名包装的各种话术说词来推销他的商品。若要对付这种机关层层的推销手段是毫无问题的,只是,你突然觉得非常,非常感伤。

  你只想反问:“嗯,那你呢?你想要工作到几岁呢?”

  “是不是在那之前,我们都只能用这种方式相处了吗?”

  他自顾自说,你缄默着。

 tui4

  “嗯。”重拾决心,你才认真地开了口,“先跟你说,不管你接下来,要说什么,要怎么说,我都,不会接受的。”

  你吞吞吐吐说完。他却不是很在意,仍自顾自地说:“没关系,你先听完嘛。先听听看嘛。”“我是认真的。”他终于注意到你的认真口气,停下来。

  “你很想说,对吧?”你望着他,他像个小孩点点头。

  “那,”你说,“我可以听你讲完。但我跟你保证,不管你怎么说,不管你要卖什么、有什么方案,我都绝、对、不、会接受。”

  他的表情慢慢垮下来,变得有些受伤,有些沮丧,有些懦弱。

  那是最真实也最没有防备的时刻。

  那是那么多年以后你再度从他身上感觉到真诚的时刻。

  那就仿佛是,很多年以前,他和你相处的那段时光。

  ……

  “唉。”

  “嗯。”

  “你还是想说吗?”你注意让语气显得温柔。“嗯……”“那,”你思考了一下,“好。那我就让你当练习的对象吧。要吗?”他考虑半晌才答应,面色底下藏了层薄薄的失望。

  接着,他继续开始讲解那套“游戏”,而他的精神,竟一点一点地逐渐恢复,再度自信无惧,仿佛不曾示弱。

  话语从他口中接连滑出,语气时扬进抑,时柔时硬。而你,听着他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安静地配合着,像一尊被操纵的木偶。

  可是,在这之间,你却觉得自己其实是飞到了另一个时空里,像在时间之河的底部,在静水深流暗涌中,遥遥观望着他和你的一举一动。

  你的心是那样平稳,没有波澜,就像在无人电影院里看着一段很老旧的、无声的记录片。

  在那影片里,有两个认识很久很久的人,他们心里都明白对方把自己看得多么重要,而同时也把对方看得相当重要。

  在相遇之初,他们都不知道彼此会在自己的生命里占有一席之地,在两人以为情谊已经成熟到无坚不摧的时候,也想不到所谓人生、所谓未来居然如此难免莫御,稍稍疏忽,一切就会被改变成无法恢复的景象……

  他的表演就这样落幕了。

  你客观地针对他刚才的表现给出一些建议:语气眼神手势,少点油腔滑调,少点装模作样。再诚挚些吧、再认真些吧、再多练习些吧。

  “能够说的,我都说了。嗯。”

  走出餐厅,路上他仍旧不放弃,追问你难道一点心动都没有?你笑笑,不答腔了,拍拍他的肩膀,给上祝福:“一会儿工作顺利。”

  “如果你真的,真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再联络我吧。”然后是道别,心中默默对他说了声“加油”。

  他就此离开,远去。他的背影变小,变小,消失在人群里。

  而你,又仿佛再次遁入另一个时空,像个观众般,静静看着这一幕,想着,还有下一幕吗?

 

 tui3

共有 1 条评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