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钟花开

 

 zhong2

 

  由于一则传说,你开始了这趟旅程。

  据说,每年春节前后,这山上不经意间就会突现一两棵开满鲜红色、粉红色、白玉色、橙色、浅紫色或天蓝色的野生吊钟花,犹如一片祥云降落山中。

  吊钟花,一种寓意吉祥的传统年花。

  山里人相信吊钟花开能带来福赐。

  请上一枝插养家里瓶中,倒也增添了几份佳节的气氛。

  外地旅人长途跋涉,与吊钟花偶遇山林。

  一种自然与人互动的祥机,想必也分享了一样的祈盼吧。

  黄昏时下起了雨,细细绵绵的,看着轻柔又抒情。

  当地人视冬雨为福气,这雨却令过客忧心。

  会看到吊钟花开吗?上次不就因为下雨而见不着,这回又要错过了不成?

  出发前,领队说,山上的吊钟花吸引了赏花者,也招惹了砍伐者,近年已锐减许多,明天能否看到,要看大家的运气了。

  还好,领队接着说,接待处来报今年的花长得不错,大家应该可以看到,令人松了口气。

  途中车里,旅友们分享着先行者的足迹。

  照片里的吊钟花让人惊叹。

  摄影师们以真实明确的镜头录述感动,仿佛已经为大家留下了不朽的祝福。大家兴奋莫名,跃跃欲试,自然除你以外。

  你望向车窗外。

  还是让自己回到传说吧。

  寥旷的天空和陡峭的山脉,一个人的背景在路径上走着……

  你相信吗?他问。

  不相信。

  可是,你不就正在做这件事吗?他笑起来。

  哦,这样的?

  你记起,他曾说过,这山这花,亲身走近去看,才有福气。

  确实如此吗?

  山野是草木禽虫的天地。

  到处是不落叶的杜鹃;天竹挂着串串樱红的果子;冬天开的番红花抽出娇嫩的水紫色花瓣和橘红色的花蕊;偶然有几株白色的山茶。

  荼蘼还是缠绵,总是倔强地开到花事终了的带刺垂藤。

  鸟在枝叶间穿梭啁鸣,五彩的野鸡,青背的山雀,翠绿的绣眼、伯劳和八哥。众声中若是亮出清脆婉转的高音,就是夜莺还逗留在哪儿呼唱了。

  吊钟花,倔然屹立并盛放。

  相遇,定点在这一绮丽的黄昏,刹那的一个时空,当传说和现实同时出现而无法辨分时,这会是一种感动吗?

  他呢?

  雨持续地下着,没有停的样子。

  外面一片沉寂,几个旅友蹲或站在廊上抽着烟,

  庭院里的家禽缩在遮檐下,蓬松着毛羽,呆呆望着不停的雨,要么就干脆打起瞌睡了。

  雨,像爱人的倾诉,欲说还休。

  雨,绵绵的,不说的时候和说不出的时候说得更多更细,只望你心里慢慢忖度,默默地欢喜。

  天色都暗了,都晚了,雨还是依依留连不愿停。

  淅淅沥沥的,落在屋顶和屋檐上,落在院子里,树林中,落在夜合的花瓣和沉睡的鸟羽上,落在记忆的影像上——

  城市的夏日。夹道的木棉。忽来的阵雨。沾湿的裤腿……

  影像卡在放映机的齿轮间,固执地拒绝前移,依旧清晰。

  是的,在记忆的底片上,某些图影已经蚀印成定格,变成了白日和夜晚都挥不去的梦。

  能否如他所说,人间的错失和欠缺,由传说来弥补吗?

  这是一个季节交换的时候。

  天庭的野草。贴墙的相思。后门的菩提树。春日第一朵花,会是侧门边的那一丛灌木芙蓉吧。

  风拂弄过油加利,摇曳出一整座的夏影。

  阴凉的走廊。廊上的窗光。没有人的大厅。

  收音机传来细诉的句子——有多久没见你,以为你在哪里……

  原来,很多年很多年很多年很多年的以前,就住在你心底。

  第一次的见面,第一次的携手,第一次的相拥,第一次的争执与和解,第一次的分别和重逢,第一次的伤神和欢喜。

  雨,淅淅沥沥地,落在静静的河水里,叠颈而眠的渊谷里,落向层层依偎的岗岭,温柔起伏的峦岫,和痴痴等待的屋檐上……

  夜深了,内外一片寂静,人类已经歇息。

  大自然的生灵也各自在温暖的窝里放心安眠。

  窗外,风吹过,檐下铜铃一阵响,祈愿的幡帛扑扑地掀打。

  树叶颤抖,枝干折地,石子滚下陡坡,河水潺潺穿过峽谷,向各属的国度赶去。

  白日的活动在这时变成细细的声响,轻轻的骚动,暗暗地欢畅。

  他果然如约再访。

  怎么办?你说,又要看不到了吗?

  别担心,他说。

  别担心,明天会是个好天的,他说。

  只是微笑,用手撑着下巴,静静地坐着,不再说什么。

  多么熟悉的姿势,消失前他抬起头。

  他抬起头,转过身——多么熟悉的容颜。

  就让影像中的人物一一走过吧。

  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亲近的和疏远的,诚实的和虚假的,衷心的和变叛的。

  有谁,会前来梦中相会且陪伴?

  是谁,会递来叫人安心的消息,跟你说,放心,我跟你是在一起的。

  是有这么一个人的。

  只有这样一个人。

  对,是谁,还有谁,是他呢。

  人都该在爱还是爱的时节爱过,不是吗?

  很多任性,浪费;很多怀疑,慌惧;很多的错失,懊悔,遗憾,欠疚;很多很多的荒唐,愚蠢,混乱,都不用去担心去追究去尝试挽救了。

  你吗?

  是的。

  你可以原谅你自己,让一切由传说来承担罢,明天会是个好天呢。

  新的一年来了。

  明天,太阳会再升起。

  山岭又像节日一样一座一座地亮了,天地一片晴朗。

  白云缠绕着蓝天。

  传说中的吊钟花,必将朵朵成束,好似铃铛吊挂,花中有花,花中有叶,再一次完成现实与传说的完美结合。

  山谷下的人民将举行盛大的庆典。

  村落的屋顶袅袅升起一两蔟白色的炊烟,新芽正等着这降福大地的雨后萌发,亲拥在这一片生机的群山将会越见明净秀丽。

  传说中的绚烂都成了盈眼的真实。

  你,抬头仰望,就像在每一个不同的时空等待着的人们,也会发出欢欣的叹息。

  新年吉祥。

 

zhong3

 

共有 0 条评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