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人舞

 

wu6

 

  舞室里,音乐响着。男人看向女人,女人也看向男人,两人同时转着一个念头:有没有可能?完成今天的授课,学生们已经离开,他坐在沙发上喝着水休息。百无聊赖逛了商场一圈,她提前过来,等着自己的私人舞蹈老师。微微颔首,男人笑吟吟地看着她。女人调转头,避开那眼光。

  男人讨女人欢心,已经成为一种反射动作。从十几岁的小伙子,历练至今,早已成精。他最知道怎么营造一种浪漫的气氛,知道怎么说怎么笑,能让面前的女士心生荡漾。他深信,这些盛开知名或不知名,娇艳玫瑰或淡雅菊花,甚至是野花般不起眼的女人,只要是花,它就等待着蜜蜂。

  女人早就注意到男人,也曾打过招呼,但并不只因他是很有名的老师,她比别的熟女更看得出男人是个宝。经过岁月洗涤渲染的成色,辛辣成熟却脆弱天真,随时准备拜倒石榴裙下,奉上一颗热腾腾的心,却又发乎情止乎礼,自嘲自虐总能化解尴尬。这样的男伴,还真的可遇不可求。

  没有给男人一个微笑,一个眼风是有原因的,女人并不是顾忌老公。老公除了生意,什么都做不了。有时她觉得,老公只是带着她出门充充门面,就像让她陪着躺在床上做做样子。她考虑的是这个男人。她不知道这个很有女人缘的男人,会不会有什么目的?除了她这个人以外的目的。

  男人脸上还在笑,但眼睛里闪过一丝绝望。在他的圈子里,还没有哪个女士他摆不平拿不下。作为一只从不怠工的蜜蜂,出入过多少女人的心房,吸取过多少醉人的花蜜。虽然没有一个长留身旁,因为他不是死认一朵花的蜂。午夜梦回,为了自己做出的浪漫事薄幸名,既感伤又满足。

  但是,这回这朵花呢?露出的小腿匀称修长,她的眼睛因怀疑而生动,表情因冷淡而有魅力。这可是证明自己男性魅力的终极考验。如果女人拒绝他,他就要认分服老了。天下的花都等着蜜蜂来采,这位也不会例外。男人的斗志被燃起,他殷殷望着女人,似乎要用眼光把她圈住拉近。

  手机震动,教舞老师发来短信,说暂停上课,要和另一个学员延时练习备赛。女人心一沉,虽然是她坚持不肯参赛,老师为了赚学费提高知名度,替学生护阵也是无可厚非,但女人就是挥不去那种被抛弃的感觉。是她投入太多?还是他太无情?面前,就有另一个张开双臂的有情人。

  女人这才发现,刚才女学生们搔首弄姿想得到男人所有的关注,男人殷勤有礼地摆出严肃面孔,而自己也一直盯着对方。此刻,男人的眼睛单独停留在她身上,是她大胆好奇的眼光把对方引过来吗?脸色红润,腰杆挺直,风度翩翩,还有一双会勾人的眼睛。女人低头嗔笑,脸微红。

  男人精神一振,她笑的样子看起来不一样了,带点娇腆,肢体动作也变得比较妩媚自觉,这细微的变化只有像他这种老姜才能辨识。她是不是太大胆了?根本不知道男人的底细。怕什么?难道他还能勉强她?不过就是萍水相逢,她没准备出墙,也不会跟这种人出墙。那还要等什么?

  舞曲响起,分明的鼓点,好像在催促着什么。男人起身邀舞,女人略一犹豫便伸出手。小小空间,小小的蟹行猫步,小小的回旋,停顿,摆头,后仰。男人很会带领,暗示动作明显,即使她不熟练,也能跟随。她渐渐放松,开始感觉到那种来自男人的安全感,混着香水味道,让人沉醉。

  舞入第二曲,是女人知道的老歌,白光的秋夜,沙哑的歌声。“……我爱夜,更爱那皓月高挂的秋夜,几株不知名的树,已落下了黄叶……”他停顿,她转头……“只有那两三片,那么可怜在枝上抖怯,它们等着秋来到,要与世间离别……”女人把紧男人,男人把紧女人,他们要叫停时光……

  一曲舞毕,男人让她朝后仰倒。女人朝后看,朝后看,整个世界颠倒了,停顿了。男人把女人抱起,吻住她的唇。这个吻来得意外,却也没那么意外。那是个很绅士的吻,轻轻压在她唇上。女人感到力气被慢慢抽掉,身体有点软。第二个吻就来真的了,汩汩汲取如蜂直探花心……

  长长的热吻后,男人没有下一步动作,抱扶着她定立舞池中间。女人贴身依偎,头乖顺地伏在他的肩头,软绵绵像喝醉了酒。等到女人清醒时,四周悄然,舞曲已经结束。男人不说她也知道,这个老鬼,早就不举了,却又偏要招惹她。这该死的双人舞,女人抬起头,眼眶里充满泪水。

 

 wu7

 

共有 0 条评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