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就走

 

se2

 

  午后一两点钟,天气闷热。

  我觉得需要休息一下,遂把车子驶离公路。

  车绕了个圈子,正好开进一个种了许多樟树的小乡村。

  盛夏的小乡村静悄悄,几乎看不到路人。

  偶尔一只狗在人家门前睡觉,被车声吵醒。

  它抬起头,来不及吠,我已经噗噗过了那条村道。

  它也乐得省事,低头又睡。

  挑了一个树荫特别浓密,确定没有狗在附近的路边停下。

  放下车窗,熄灭引擎,懒懒地让身体往下滑,靠着驾驶座眯上眼睛。

  我并不想真的睡,但终于睡着了。

  在一个不知名的途中小乡村的路边,在这么一个夏天的午后,风不停穿过车窗轻轻吹拂,而我终于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树荫依旧。

  太阳好像未曾移动过,也没有人或狗走过我车子附近,而我竟自动醒过来了。

  可能心有不安。

  在这么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这么安静。

  我倾斜上身,望向高处。

  透过一些错落的树干,发现了一座白色的小教堂。

  原来车子正好停在它的右前方,就在它草坪再过来一点这边巨木森然的路口。

  黑色屋顶上的十字架,突显而沉默。

  在夏天的大太阳下,狭长小格子的窗玻璃,静谧而安稳地闪着细碎的光。

  忽然,一种奇异的色彩效果吸引了我。

  窗玻璃开始反复交换着彼此闪烁的光,以对角的方位互相刺激,呈几何级数的倍量快速增加,冲击我惺忪的睡眼。

  我终于完全清醒过来。

  那细碎的光芒,的确是奇异的,甚至可以说是神秘。

  我久久凝望,不能释然。

  重重叠叠的树荫底下,我忽然觉得恐惧。

  风一直不停,虽然轻微、无声,飘过我的额头和颈项,可我悚然感觉一种冷冽。

  我很想赶快离开那些树的阴影地带。

  在那里,我曾短暂入眠,一如纯粹、无痛的死亡,然后又醒转过来。

  我对自己的感官和心智产生怀疑,不知道那一片刻里,自己是不是它们的主宰。

  我犹豫寻思,努力为自己这非分的念头找头绪。

  我瞪着屋顶上的十字架,就这样坚持着,和它对决,专心面临自己开创的这个难题。

  假若我这时有任何恋慕的心,那是不真实的,我向自己保证。

  必须找一个人与我交谈,听我诉说这无比严肃的发现,否则现在就走,我自言自语。

  风继续吹着。

  轻风里,光与影,在我的视线中轻轻流动。

  恐惧慢慢地,转为寂寞,然后是冷淡,灰心。

  现在就走。

  我开车离开。

 

 se1

 

共有 0 条评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