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个狗肉火锅

 

 chu2

 

  大学同学舍友,阿炜、阿畅、阿立和我。

  阿炜的初恋是一名院花,但阿炜不是土豪。后来,阿炜很努力,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拿到一个月几十块的奖学金,可能是为了她。我跟她跳过一次舞。之后和阿炜去看电影,他很大力地用手肘撞我,然后说:“你就像戏里面那个勾引别人妻子的混蛋。”当时我很气。现在回想起来,也好像觉得自己没有那么清白。

  她像一个踩着高跟鞋的时髦女人,阿炜是开着摩托车的驴友,后来,女人为了一辆宝马离开了他。现实中,她是国营企业的职工,阿炜是网店小老板。现实中,她为什么离开了阿炜,我不知道。有时,经过企业大楼的门口,我也会闪过会不会见到她的念头,像是看到她多年后终究蜕变成网络红人。抱着一只宠物狗,随时自拍,身上、四周都是闪花眼的好货色。

  阿畅的初恋是一个读中文的女孩子。女孩说他没有社会意识,他便去图书馆看报纸杂志,猛啃时事评论。女孩批评他没文化修养,他便读完张爱玲,又读普鲁斯特。女孩其实从来没有爱过他,她爱的是一个已婚的男人。阿畅只是她不开心时的出气袋,是她寂寞时的伴。只是陪她吃饭看戏,陪她等她的男人。

  毕业,女孩留在城里,阿畅难得放假过去看她。和她玩了三天,到第四天,女孩接到那个男人的电话便走了。余下的四天假期,阿畅一个人在城里恍恍惚惚地走来走去。一晚他把手打在宾馆的玻璃窗上,血和玻璃碎片撒满一街,拇指的神经被割断。从此,阿畅的拇指是没有感觉的,也动不了。之后,我回过学校,看到街上的玻璃碎片,总怀疑上面有阿畅的血。

  阿立的初恋女友在另一所学院读书,偶尔会来宿舍。每逢冬天,她便穿很多很多衣服,一层一层的。她不像怕冷,只像无家可归,所以把所有衣服都穿在身上。她就像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一个人流落在城市,说着没有一个人听得懂的乡音。为了生活跟陌生人上床,连她自己也记不起是为了钱,还是为了爱。

  分手后,她偶尔还会跟阿立联系。她一时说自己变成了女同性恋,一时说嫁给了一个黑人,一时说正跟一个留学生同居。阿立说过去看她,她说那边冷,说那边堵车,说那边雾霾,每次都叫他不要去。到现在陈立已经有点无所适从。他只是有点害怕,可也不知道害怕什么。怕她流离失所,怕她原来一直都是一个人,怕她原来一直等他,也怕她根本已经记不起他。

  学校附近餐厅小聚,我们点了个狗肉火锅。

 

 chu3

共有 0 条评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