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我同行

 

 yu4

 

  文化有时确实像钟摆一样来回摆动,催眠般将我的目光导入迷梦。

 

  01:我,在这里算什么呢?朝圣?同时也是赶集?

 

  02:我摆出一副恭敬虔诚的样子,竭力把自己设想为这个神秘大家庭中的一员,一边悄悄地打量周围一张张莫名平淡的脸;我尝试以一种“专业的”目光“触摸”或者“品评”一番,终究无可避免地承认自己只是一名世俗闯入者或宗教领地的僭越者。

 

  03:非常明显,我毫无礼数地凝视你,称赞你,但是并不对你祈祷;我是一名旅游者;在某种程度上,你只能变成一项科学的藏品、哲学的阐述、亚历山大诗体的说明。

 

  04:不管你后来的盛衰如何,这儿总还是存在着某种伟大的东西;你的前途,我的信仰,在这儿无关紧要,一个伟大的奥秘曾在这儿诞生;我小心翼翼地摩挲这儿的石头。

 

  05:你在我背上猛戳一下,我身上产生一种奇异的距离。仿佛我里面的那只羚羊,那只在我体内非常强大的动物,已经离开我的身体,去寻找僻静的死亡之所。你望向远方。

 

  06:照片模仿自然,这不能视作技术问题;我就是用摄影模仿大自然那种无意义的力量,那种无言,令人闭嘴;终究,这世界太有意义。

 

  07:跳跃是生活的游戏方式之一;严肃的、伤神费劲的、创造性的……的跳跃,把生活看成一种游戏;但,这种游戏如果不是命中注定,谁愿意去玩?

 

  08:第一次大礼拜;信仰就是愿意信仰;仅此一次的大礼拜;这也恰恰是一切文化检索中惯常遭遇的情形;相爱者是否等于丧偶者?

 

  09:梦境,无可避免和频频破灭正是它存在的原因。没有比幻灭更强有力的释放,尤其在苏醒后的追忆之中。梦境,当然是我的中心词汇之一。

 

  10:作为一个实践理性,与大地和世间事务紧密联系,并且有着普遍的世俗性情的人,我不可能热烈地接纳你骨子里必定包含的那么一点放弃主义,况且这个世界早已告别了那种逆来顺受、静思默想的文明。

 

  11:在我的潜意识中,你那似乎永恒的静止状态,让我有了一个可以呈现生机和成长的尺度与背景。我手足无措,你不闻不问,在你与我越拉越远的强烈反差下,你必将被我怀恨在心。

 

  12:每一个瞬间都在发生的事情,因为它的无所不在而被忽视了。虽然它如潜流一般四处漫溢,但它的潜在仍然使它躲过了我的视线。现在我才发现,我的态度使我误认了现在的你。

 

  13:旅游,这是另一个词,写下它已经令我厌烦。对这个词的滥用可以用另一个词来形容:泛滥成灾。我不想谈它,我也不知道我有什么理由非要谈它,请你自行将此词忽略不计。一个词。

 

  14:归途。集体无语,我依然把它视作一类技术问题。也许有一天,这个世界将归结为一门技术。也许,这不是一个悲观的结局。也许,即使我失去了一切,有的和没有的,我也不会失去这门技术。

 

  15:自我意识是一路学会的。一路上,我还是我。从这个意义上说,彻底的自我意识难于上青天,除非你不再是你。这是一个令人神往的辉煌过程,又是一个令人沮丧的乏味过程。

 

  ……

 

  人的梦永远有两次,飞的梦和游的梦。在蓝色的天空和蓝色的大海之间,我是蓝色的。

 

 yu1

 

共有 0 条评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