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

 

tong2 

 

  亲。当年还是高中生的他,现在已经三十几岁了。十几年了,你昔日在战场上并肩作战的战友,虽然很多都曾经受过伤,但幸好一个都没有死去,他们都已一一平安回到家,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这是那一年的事。

  那一年对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意义。

  那一年,我就像第一次踏上舞台正准备表演抛球的杂技艺人。先是抛两个,后来抛三个,别人抛出第四个,接着,第五个,接着,红色也接,蓝色也接。并不是存心炫耀,只是很自然地见到一个就接一个,结果最后连手上原来拥有的也捉不住,全部滚满一地。

  那时的我就是这样,什么也捉不住,什么也失去,什么也没有。

  刚刚换了工作,跟交往了三年的A已经到了怠倦期。

  因为彼此踏入社会不久,忙于应付新鲜的人与事,已经越来越少见面。见面时都是住旅馆,或跟一大班旧同学打麻将。

  A总爱问:“你多爱我?”我说很爱。他再问:“那是有多爱?”我就说很爱很爱。他问如何满分是十分,我的爱有几分。我说八分。他问为什么只有八分。我答是为了以后可以越来越爱。

  但他和我都知道,其实从一开始问对方有多爱自己时,对方已经不爱了。

  工作总是忙碌。有些晚上,我会去酒吧坐坐。

  在那里,我认识了很多男生,他们都很优秀。

  有的来自单亲家庭,有的父母在农村,有的家里很有钱,有的跟着黑社会份子来往,有的由见到我第一眼开始便已经决定跟我对着干,有的满嘴粗口,有的乡音未改,不过,也有很乖很可爱的。

  但不管他们是怎样,到最后,好像都没有什么好结果似的,至少我就什么也帮不到他们。

  从第一天走进酒吧,到最后离开这个城市,我就像在战场上,看着战友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看着他们走不动,看着他们握着枪的手举不起来,看着他们最后连大声叫喊也喊不出一声来。

  在芸芸新认识的朋友中,我跟B最投缘。

  B教我打羽毛球。下班后,去打两个小时羽毛球,然后去酒吧喝啤酒。他还介绍了他的朋友C给我认识。之后我们便经常三个人一起去打羽毛球,三个人一起去喝啤酒。

 

 tong4

 

  不打球的日子,下班后,我会准时离开公司。

  回到公寓,我通常会一边上网,一边循环听着电影《悲情城市》和《春光乍泄》的原声大碟。

  我的前任D出国留学,他偶尔会写邮件给我。

  说他很想我;说他现在很孤独寂寞;说他爱上了已婚的F;说那边天气很冷;说他每天都喝酒;说他胃痛得厉害;说F回家跟妻子过节,他一个人在下雪的广场坐了一个晚上,然后第二天发高烧;说他没事,叫我不用担心。

  我每天都期望收到D的邮件,但我一封也没有回过。

  我跟A由以前一周见一次,变成两周才见一次,渐渐一个月也未必见一次。到后来,我更干脆避开他,不接电话。他过来公寓找我,于是我连公寓也不回。

  之后,我搬到B空置的旧居暂住。有时太晚B也会留宿,我们会一边抽烟一边聊天,至于说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

  也许因为远了,也许因为不习惯,也许因为很喜欢这个暂借来的家,也许只是有心无力,我开始常常迟到,开始经常待在家里。

  过了两个月,C开始常常来找我。

  因为他曾经和B在那儿同居过,所以他自己有钥匙。

  最初他只是来拿回之前遗留在这里的私人物件,后来他会买零食给我。渐渐他买的东西越来越多,有杯面有水果有厕纸。见我烟抽得凶,整个烟灰缸都塞满了烟屁股,他便给我买了一个很大的水晶烟灰缸,买了凉茶,还买了喷雾装的空气清新剂。

  我开始越来越少跟B去打羽毛球,他也好像越来越避开我似的。接下来的假期,怎样也找不到他,后来才知道他回家出席父亲的葬礼。

  我开始一个人去酒吧。

  酒吧里,S和G跟我最聊得来。

  S活泼好动,认识很多人。看着他在酒桌间走来走去,我很难过。不是担心他会怎样,是害怕他将来要当服务员。一天,S叫我请他吃朱古力。我买了一条朱古力条,他分了一半给我,我没有吃。不记得是不舍得吃,还是难过得吃不下。

  G文静羞涩,总是静静地听着别人说话,或者低头看着手中的饮料。一天,见他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坐在那里。我问他不开心吗?他说父亲有了第二个女人,要跟母亲离婚,后来母亲自杀不遂。我叫他回家。他叫我给根烟他抽。

 

 tong6

 

  “你怎么知道我抽烟?”

  “闻也闻得到。而且,我坐在那边,常常看你走到外面,我想你大概是出去抽烟吧。”

  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伤害过人,好像即使我什么也不做也一直在伤害人似的。

  我无言以对。

  我只能静静地看着G抽他人生的第一根烟。

  那一年,我觉得自己好像在战场上,身边所有战友都奋力作战,要躲子弹,要还击,只有我一个人呆呆地什么都没有做。而且就是垂下双手站在战火中央,也没有一颗子弹朝我射过来。我觉得很内疚,很悲哀,很泄气,和很寂寞。

  曾经,我知道我所想的世界跟现实的世界虽然有很大的距离,但我相信我是大力神,我以为自己可以变得很大,可以抬起这个世界,可以改变这个世界。但慢慢地,我发觉自己越来越渺小。我心中所向往所憧憬的国度,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灭亡了,说像沉没的亚特兰蒂斯一样。

  B回来后,过来找我。我们一边喝啤酒一边聊天。

  我问他父亲的事情。

  他说自己回家奔丧,提醒自己应该掉几滴眼泪以示尽人子义务,但当他看着那个赶他出门的男人的遗体,试了很久都无法如愿。

  我尽力了B说。

  D来信告诉我,他撞车了,进了医院。我之前不回信,是不知道可以写什么,不知道怎样回应安慰他。现在不回信,是不知道他说的是真还是假。不过我明白的是,无论如何都于事无补了。

  那一封也是D最后写给我的信,之后就再没有听到他的消息。

  A终于在放假的时候亲自来找我,避无可避之下,我们到附近的餐厅谈了很久。我骗他说我爱上了别人,他也没有要求复合,只是流了一下眼泪,沉默了一会。他问我还可不可以偶尔找我出来吃饭。我说可以,如果我有空的话。

  结果我一次也没有再出去见他。后来不知从哪里听说,他去了另一个城市。我觉得那个城市遥远得就好像是另一个星球一样。

 

 tong5

 

  圣诞节前一天,参加S的酒吧生日会。

  不知道为什么,那晚的S依然活泼,但老是点唱一些很旧的歌。那些歌在那年头已经没有什么人唱了,我却有点喜欢。

  我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我坐在中间,B站在我后面,双手抱着我的头,右边是那个母亲自杀未遂的G,左边是活泼好动的S,所有人的脸上头上都沾着蛋糕。

  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在那一年,做过的唯一做对的事,就是拍了那张照片。好怀念。

  但那张合照后来随着手机一起丢失了。

  圣诞节早上,S来到我楼下,向我告别,说要回老家不再出来了。

  原来生日当晚,他因为失爱的痛苦已经写下遗书,打算从楼顶跳下,谁知一开楼顶铁门,却有两条大狗对他暴怒狂吠,他说当时自己顿时明白了什么。

  我问他明白什么,他没说,他只是说我会在某一天明白。

  送他去火车站的路上,我忽然好想和他一起唱那些老歌。唱没人唱的歌,追求得不到的东西,做不应该做的事,爱上不应该爱的人,那时的我好象就是会这样。

  圣诞过后,连续三个星期的加班,筋疲力尽的我终于病倒了。

  C知道后有一晚过来煲粥给我吃。

  他拿着粥坐在我的床前,一面等粥变凉的时候,一边告诉我有关他和B两人之间最近发生的问题。

  他说有次跟一班朋友出去喝酒,喝得半醉,最后跟其中一个上床。他觉得很内疚,挣扎了很久,到最后把整件事告诉了B。他希望可以得到B的原谅之余,还希望可以藉此洗掉心中那份罪恶感。但结果好像并非他所想的那样。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边听,一边忍不住在想:所谓身不由己这回事是不是真的如此无能为力?是身不由己所以跟别人上床?是身不由己想让B难堪?还是身不由己要伤害自己?

  在我打算再细想一下的时候,C已经把一匙一匙把稀粥喂到我嘴边。

  当时,我不知将来会怎样,但也能隐约感觉到,我喝每一口粥之际,B便离我越来越远。最后,我失去了这个朋友。

 

 tong3

 

  春节放假前,我辞职了。B本来也想转换环境,但后来,还是留了下来。B和C也在不久后正式分手。

  知道我换工作的那个晚上,酒吧里的朋友纷纷请我喝酒,酒吧老板送了一支打火机给我。专跟我作对的那个男生,也不知道为什么关系好像一下子冰释前嫌,他说要唱一首歌送给我,看着他站在台上,我想大概他也开始怀念过去总是跟我作对的日子吧。

  在搬离B的旧居时,他刚买了车,提议过来帮我搬家。

  收拾好后,我俩坐下来抽烟。

  沉默了很久。B说:“我很讨厌现在的生活,很想去改变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做到。”

  “我也一样。”

  他看着我,“可能吧,但你没有觉得很辛苦。至少不管怎样,你都好像无所谓,你也能适应,好像看得很开很透似的。”

  我想,“是啊,至少被误会也无所谓,从以前到现在也一样。”

  我低下头,只是笑了一下,并没有开口解释。

  我很想对他说些什么,但说不出口。

  一直以来,尽管我尽力温柔地和男生提出分手,以免他们受到伤害;然而,不管我如何补救,还是一定有我看漏眼的地方,一定会在某个地方出现缺口,一定有我弥补不了的过失错误;不管是对我曾经爱过的人,对我的父母,对我的朋友,甚至对我不认识的陌生人;而且在他们努力生活,努力忘记过去,努力治疗身上的伤口时;我已经没事,我已经什么也不记得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B。

  接着,我离开了那个城市。那一年也就过去了。

  那一年就像其他的已经过去的很多年一样,过去了。在那一年所认识遇见的每一个人,之后到现在,十几年了,我都没有再碰见过。

 

  原来,只有你一个人,身上虽然一点伤也没有,但却迷失在那场战争中,十几年来都走不出那个战场,还游魂野鬼似的游荡在那枪林弹雨之间,跌跌碰碰在那漫天烽烟之中。晚安。

 

 tong1

 

共有 0 条评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