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随者

 

 weisui3

 

  入住旅馆的第二天,你就发觉他的尾随而来。

  虽然没有看见他,你说你知道他就躲在附近某处。是意外也不是意外,因为那天向他提及这次旅程时,电话那头忽然的沉寂让你一阵惊悚。

  你当初决心疏远并远离他,原因并不清晰明白。你说可能与他告诉过你关于他那令他感觉羞耻,死于莫名火灾的父亲的种种事情有关。

  所有情节疑惑似梦,因为从那时起他就没有父亲,但他承认反而觉得更自在舒服。当时你自然感觉震撼,但后来想起却也不是那么惊讶。

  毕竟他对事情的方式,一直就有着某种显现浅短耐心的特质,与因之而来偶尔的暴力倾向。他的父亲对他而言,并不与任何陌生人有异。

  只要行事与他不相干,任谁都可以和他如家属亲人般同屋共居相处,但若是伤害了他的情感,也将无任何亲戚朋友符咒可以保佑谁人的。

  你此刻想起这件事情,事实上也是在想,如今这样出游的行径,以及他决心尾随而来的作为,是不是暗示着一场即将发生的什么阴谋呢?

  他此时虽然对你已无爱恨,但这并不表示他会视你如不见,或者不对你做出什么来。毕竟他也曾承认时至今日他还一直憎恨着他的父亲。

  但你说你并不担心他会对你做出怎样的事,因为知道他并非那种会介入或伤害他人的人。这绝对不是他的意愿所在,也不是他的向往梦境。

  你依旧相信你原本的信念,也持续对他有着坚定的信心。但在这趟旅程的初启,你也开始意识到,你其实将会焦虑地期待着某些事物的发生。

  一如对某节日礼物的衷心等待,而这礼物或者与你有关,或者与你毫无关系,你并不知道。但你对二者的任一,都有着同样焦躁却热烈的期待。

  有一件事一直没告诉你,就在你搬离合租房之后不久,有一天那屋子失火,正如他所说的如他父亲一样,他因来不及逃出而被烧死在屋内。

  他们说是他蓄意地自己烧死了自己。

 

weisui1 

 

共有 0 条评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