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脚步声

 

秋天的一个晚上,我一个人走过单位停车场的沙石路,几间古楼错落有致,几棵古树亭亭如盖,离开车箱音响的喧哗,周围一片寂静……突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这声音不紧不慢,亦步亦趋,紧紧地跟随着我,我暗自吃惊,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原来是自己的脚步声……我绕着车场慢慢走着,仰头望着远处天边淡淡的星点,听着那相随的脚步声,内心一阵温暖……久违的脚步声!

 

想到受惊,不禁一笑,因为这种脚步声曾经伴随自己走过整个少年时代。小学时,住在农村,村里人要到外面去,要穿过村门口,走一段窄窄的小路,经过一棵枝节峥嵘的大榕树,再走一段小路,然后接上一条大路,最后沿着大路,就可以走到学校、市集、城镇或者其他更远的地方。

那时候,村子离学校很远,天未亮,我就要自己一个人走路上学。小路两旁是一大片稻田,四周寂静无声。每次走近那棵榕树,想起“榕树姊抓小孩”的鬼传说,立即悚然屏息,忽然就会听到到身后沙沙的脚步声,好象是谁尾随着自己,回头看却又什么都没有。很多时候以为是“榕树姊”鬼,吓得拼命跑,但无论自己跑得多快,那声音总是紧紧相随,我快它也快,我停它也停。我就这样上气不接下气地往前跑,直到看见路上其他的人,才扮作若无其事地停下来。

 

秋天的一个早上,奶奶要出村,刚好送我上学。经过榕树时,我紧紧地抓住奶奶的手,留意着身后那沙沙的脚步声,很奇怪,没有听见。回到家里问奶奶,奶奶说:“‘榕树姊’不会抓好好读书的小孩,当你一个人时,她就会好象奶奶一样陪着你走路。”我对于奶奶说的话半信半疑,但也开始用来壮胆,慢慢地我也不再害怕鬼,不再害怕一个人走在黑暗的路上。

在那上学的岁月里,一个人走在路上,偶尔我会故意跑快点,忽然又停下来,看看“榕树姊”怎样跟着我。于是“榕树姊”成为我少年时一个最好的朋友。她化身为脚步声,伴随我走过那寂静、黑暗的小路,但到达目的地前,她就会在我不觉意间消失无踪。它出现时,好像清楚地告诉我,我在何处,我从哪里来,又打算走向何方;但她消失时,又仿佛清楚地告诉我,她永远也不可能把我送到我心目中的目的地。

 

 

 

时间的流逝,路街灯的繁华,水泥路的沿伸……渐渐地,我很少在黑暗的路上行走,也很少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响在耳边的只是周围一种嗡嗡的轰鸣,分不清是哭是笑还是哽咽,分不清是呢唔是争吵还是祝贺,分不清是胡言乱语还是豪言壮语……每个人好像不是用自己的脚在走路,而是被一种不可触摸的力量拼命地往前推。

年轮的增加,生活的转段,工作的升迁……我一个人走在路上,开始听到另一种声音——皮鞋声,它像脚步声,但又不是。它不是跟随着我,而是牵引着我;它不是告诉我在何处,而是告诉别人我在这里……耳边人声呼呼,眼前车轮滚滚,在它的铿锵声中,我偶然会发觉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忘记了从哪里来,又将到哪里去……

 

生活中,皮鞋声总是急急地响着,仿佛能够很快引领着我到达某个目的地。然而,我明白那目的地不是我最终的目的地,也明白自己心中的目的地永远也不会到达,更明白心中的目地的虽然难以到达,但脚步却不会白费,每走一步都会有收获的。

偶尔返乡,走在空寂的田间小路上,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声,仿佛一股清洁的水,一缕和煦的风穿过心头,自己好像又回到少年时代,又回到一个人的空间。仔细听听,还是从前的脚步声,悠闲而自信地跟随着,只是声音变得更加轻微,有时疲惫、有时沉重,有时轻快,更多的是踏实……一如儿时,我不希望它把我送到心中的目的地,只是希望它如往昔般静静地伴随着我走……

 

路是人走出来的,能走总是美好的。停车场内,我没有再走了,脚步声也消失了。我在一张石板凳上坐下来,想留下前面的路慢慢地走……

忽然,一束光柱从停车场的门口透过来,沿着路面一直照到我的脚下,黑暗中铺出一条光明大道,似乎只要我一抬脚,就可以沿着这条大道走到路的尽头。但是,我没有动,我明白,它只是一种诱惑,一种人生的理想状态,就好像生活的路,面对偶然出现的光亮,就以为自己只要跟随而走,就能很快到达心中的目的地……

我静静地坐着,看着,等着……很快,那光柱转了方向,照向别的车辆,再定定地照在车场的围场上,然后熄灭了,原来是一部进来停放的小车……

 

停车场内恢复一片寂静、黑暗,夜空中吹来了一阵阵清凉的秋风,我站起来,慢慢地继续走,久违的脚步声又再响起……

 

 

 

共有 2 条评论

  1. 老德总是有这么多的感慨~
    是不是因为我过得太浮躁而轻视了这种对生活的善感~
    老德,你那些频繁的悸动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不明白

  2. 德德的不宜为官。如果生在唐朝的话,该与李白一同仙游三界,与他同消万古愁了。
    我们还来不及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心灵便在烦嚣的人群中湮没,消亡了。
    我们该潇洒走一回,即便听不到自己的脚步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